姑娘。

喜欢画画

看不到的逆光处都是软肋:

我再也没有像那天一样 
怀有满格的耐心与焦灼 
去矛盾地等过一个人。 
后来所去见的人, 
每一面都顺水推舟, 
稀松平常。 
所以再也体会不到, 
溺水之人被捞上岸 
呼吸到第一口空气时的 
那种存活感。 
幸与不幸,都是你。

西朴Sypo:

广州3月,下着连绵不断的雨,感觉心情潮湿郁闷透了,撑着我透明的雨伞在屋院外的草丛里遇见了小野猫。做一张动态插画抵抗潮湿无力的回南天!